八雲麻雀子

We're shadows in the moonlight
我们是皎洁月光下的阴影

【CrowXSparrow】日常

很强 感受到了乌鸦满满的爱意 (妈个鸡我才不是小妾)

我爱这个好乌鸦

乌鸦之栖:

*我和 @八雲麻雀子—无能为力者 的自设

*写着玩的x

————————————————————————————

雨后湿热空气包裹牛奶温热的香气萦绕在餐桌之上,下午的太阳驱赶漆黑的云团将光芒撒向遭到雷电与暴雨肆虐的大地,遏制可怖的轰鸣声提醒人们可以上街了。

 “滴滴滴…滴滴滴……”

 原本应该在床头的闹铃因昨晚熬夜的原因搬到了书桌之上,清脆声响闯入crow的耳朵里引得他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他没说什么抬手猛地把闹钟摔进了垃圾桶,困倦意识在怒火中飞灰湮灭后他起身离开了硌了他一晚上的椅子。

“早上好,我给你倒了杯温牛奶——”

sparrow坐在沙发上抬起头,憋着笑看了看头发五炸飞毛的crow。

 “再笑你今晚也别想睡,sparrow。”

crow起床气仍旧存在,他回头看了眼沙发上缩起来的sparrow,叹口气拿着杯子缓慢抿着杯沿。

 “…我不笑了。”

sparrow说着抱住沙发上嫩色抱翻身滚了两圈,顺手拿上之前crow借他的《疯子》滚到自己的位置。紧接着crow准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打着哈欠懒散躺了下来。

 片刻后,crow终于在电视里追赶的嘈杂声响扰的清醒,窗外水雾朦胧,眯起眼睛看远处也无济于事,他没有出门的打算,淡淡地望了眼旁边懒散当然sparrow选择玩会儿游戏打发时间。

 含有暴力元素的游戏,音乐正所谓是耳朵上的轰炸,crow嚼着干巴巴的面包手指敲过按键,怀里不时发力蹂躏一圆滚滚的小鸟抱枕。

 “你在玩什么——”

sparrow拿着游戏机耐不住过去看一两眼屏幕内血肉模糊的场景,即刻马上埋在对方怀里无法忘却恐怖的场面,抱着自己打普通闯关游戏的游戏机想失声尖叫却又忍下了。

 

“看不了就乖乖自己玩啊…”某个人眼也不抬的说着,察觉到腿上不轻不重的重量之后选择放纵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屏幕上出现由于不耐烦演变而来的“GAME OVER"时,Crow伸出手顺着sparrow的腰际曲线摸了把,好似饲养着一个大型宠物一样的悠然自得。

sparrow习惯了对方的手一样翻了个白眼,手指在按键上停止了动作,任由里面的小人在愤怒之下死去,枕着对方的大腿和一样无聊的人一起叹了口气——


【做饭】

厨房里面掌勺的人毫无疑问就是crow,由于sparrow种种方面不太适合做饭,crow一般都是给他一罐牛奶让他到一边去玩等着吃饭就好,但偶尔crow也希望这个家伙可以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活下来。

摘菜和洗菜所谓是厨房里最基础的活了,有些小的厨房塞下两个青年不算是什么大问题,虽然corw有时候去拿东西会和sparrow来个撞肩膀什么的也就当做自己在演青春电影翻个白眼就过去了。

“今天吃什么啊?”

“娃娃菜。”

corw伸手将对方洗干净的娃娃菜摁在案板上,眼睛盯着菜板旁边播放着“腌黄瓜先生”的ipad将桌上的菜撕成碎片。有的时候sparrow感觉crow总看这些诡异血腥的东西不太好,但他没有阻止过对方,说不定这是他发泄内心黑暗一面的重要方式?

主要是sparrow不想管闲事,也不想和对方闹什么别扭。偶尔他也会和crow一起看看,俩人在冬天的时候抱着温热的咖啡杯一起看杂七杂八的电影,当然他不允许crow强迫他看恐怖电影。

虽然crow会自己看然后偶尔吓一吓被窝里的sparrow.

话题扯远了以后sparrow把牛奶倒入锅子里,很不平常的伸出手颤抖着要去点火。眼疾手快的crow拦住了他,安全的开火然后让sparrow在一旁看着跳动的火苗就好了,他还不太喜欢sparrow被烧焦什么的。

很平常的做饭方式让香喷喷的饭菜端上餐桌,俩人面对面坐下来的时候sparrow甚至感觉都有点像老夫老妻了,当他正思考一同居住的人和老夫老妻有什么区别的时候,crow拿着俩人的筷子放在桌上发出了清脆惊醒他的声响。

“你难道在想娃娃菜会不会来复仇么?sparrow。”

他轻笑着推了推眼镜框,抬手捏了把sparrow柔软的脸颊。

“我怎么可能会想那个啊…”

他说着吐了吐舌头,一脸“我很成熟已经不是小孩”的表情。


【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crow 灵感涌现的时候绝对不是和sparrow一起画画的时间。

由此以来crow在想写作的时候就仿佛和sparrow隔开了一道无形的边界线,虽然大部分时间sparrow都趴在一边画着自己的画,但俩人几乎是不怎么说话。

谁也不想打扰对方,也不想自己打断思路。

但是如果crow写的是sparrow喜欢看的文章,他绝对会趴在对方的肩膀上始终盯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字词,将它们读个无数遍然后最后看到结尾——虽然crow不喜欢别人看着他写作,但他心情好的时候还是会放纵sparrow,在他心里这个和自己一起睡一起那啥的人有点像是后辈。

当然,泡后辈是不对的,他知道。

sparrow画画的时候似乎没人会打扰他,除非以前在他自己家会被父母打搅那么一下,如今他坐在桌子边手里捏着自动铅笔仿佛时间暂停已久。

桌上crow没有读完的书随风掀动着书页,发出令人放松的声响与柔和的阳光混合在一起洒在屋子里,笔尖抬起,落下,每一次都是一个线条和另一个线条的新生,每一次都是图形的组成,每一次都是新的东西的诞生。

crow看了看sparrow的画纸,在他眼里soarrow有的时候像是观音菩萨一样可以造人,特别是在纸上。

彼此欣赏着对方的作品,让他们的友谊坚持下去。

————————————————————————————

【逛超市】

有的时候sparrow很讨厌超市里面的crow。

特别是当他看到【成人用品】那一栏的时候,总会带着白皙娇嫩的孩子脸一本正经的对着他耍流氓。

什么冰火两重天,超大颗粒,薄荷清爽……sparrow似乎已经被crow逼着用了很多次了,但是看到以后坚决拒绝把它们放到购物车里。

超市的收银人员看着俩青年买这些东西肯定会投来奇怪的目光。

虽然crow在这方面不怎么要脸,但sparrow觉得为了以后可以在邻居的面前挺起胸膛还是要注意这些事情的。

“有本事我写了XXOO你别看啊?”

crow一只手掩着自己的笑容冲着sparrow嘲讽着。

“……放下那些不买不买!!买了我也不会用的你死心吧!!”

“反正你不用,是我用啊。”

结账的时候sparrow毫不犹豫将crow推到了离自己俩收银台的地方。

————————————————————————————

作者:神清气爽。

写完这个开始写点别的了。

这是我小妾 @八雲麻雀子—无能为力者 

  



评论
热度(14)
  1. 八雲麻雀子八雲麻雀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傻雀正在发神经
  2. 八雲麻雀子乌鸦之栖 转载了此文字
    很强 感受到了乌鸦满满的爱意 (妈个鸡我才不是小妾) 我爱这个好乌鸦

© 八雲麻雀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