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雲麻雀子

过气选手,就看你跟不跟我玩😌

【快新】【间谍ABO】血里花【一发完】

我永远喜欢癫晃

癫晃:

血里花
  
  
  
◎架空背景。
◎给 @八雲麻雀子 的生贺
◎快新已恋爱前提,食用愉快。
◎赶时间的码字,情节跳跃,不适者请谅解
◎标着ABO,其实ABO都被简化的快要没有了_(:з」∠)_
◎辣鸡产物  
  
  
  
【00.】
  
  A国北方某镇。
  这里早在五个月前就沦为敌占区。原本就不多的居民在战火洗礼之后死的死逃的逃,小镇沦为空镇,北国的风呜呜乘着苍鹰的翅膀而来,吹起戈壁滩上满地的灰尘碎沙。
  “取下来。”
  蒙在眼上的黑布被不甚温柔地扯下,突如其来的亮光让他禁不住被刺激出了眼泪。等他能适应这并不强烈的光线,也看清了眼前这座不起眼的小小工厂——没有隆隆作响的机械运转声,几条掩盖在黄沙之下的巨大管道从小工厂中延伸出来,链接着远处小镇唯一的河流。
  尽管早已对此地的方位心知肚明,工藤还是适时做出些慌乱之余又强加镇定的小动作。
  押送他的Alpha军官用灰蓝色的冰冷眼睛打量着他,没有漏掉这细微的举动,满意地眯眼勾起没有弧度的笑,“艾萨克先生,辛苦你了,请吧。”
  他小心翼翼地进入那扇重兵把守的小门,身后的士兵从未把枪口从他脑袋上移开分毫。
  “你们……我毕竟也是帝国的一员!你们为什么要一直拿那东西指着我!”
  “很抱歉艾萨克先生,这毕竟是特殊时期的必要之举。”带路的军官打开那道需要三十六位原始码的厚重铁门,“接下来,请您在这里度过时长不定的假期。”
  军官即便万分警惕,也不觉得眼前细瘦的男子能构成多大威胁,那样纤细的脖子他用点力就能折断。送他来这里之前已经经过严密的搜身,任何可疑具有爆炸性的物件都保证留在工厂之外——这个地方出不起任何差错。
  若不是上一位负责人因为压力过大猝死,帝国也不会找他的得意门生前来挑大梁。他们必须十二万分的小心,盟军的间谍和特工从未放弃过寻找这里的确切方位。
  军官又用鹰隼一般的眼神盯着他看。
  艾萨克的父母都在帝国军方手中把握当做人质,背景什么的也都干干净净,土生土长的B国人,应该不会和其他国家牵扯上什么关系,应当不值得怀疑。
  “进去吧,每天饭点都会有人来接你。”
  工藤从军官手中接过自己先前被收走的眼镜,轻轻掂量一下随后戴好,看向那些巨大而又复杂的仪器。
  帝国唯一的重水制造基地,总算成功潜入。
  
【01.】
  
  重水,制造原子弹与氢弹的重要原料。
  五个月前,打入敌人内部的盟友递出一条重要消息,B国方面有秘密制造氢弹的“H计划”,生产其中重要原料之一重水的小工厂应该座落在某处荒芜之地。接收到这一消息的R国不敢大意,与盟友四国派出所有精英间谍全力搜寻工厂所在位置。
  三个月前,Y国间谍与A国特工几乎同时发出一条包含工厂大致位置的讯息之后失联,以折损两位王牌为代价,五国联盟大致确定工厂位于A国沦陷区。随后五国情报人员几乎地毯式搜寻A国北方一带,终于在两个半月前确定一块五平方公里的重兵把守区域——盟国称为“鹰眼禁区”的死亡区,靠近那一带的情报人员全部失联。
  之后,线人传来消息,“H计划”主要负责人加西亚博士死亡,敌方有寻找加西亚博士唯一的学生艾萨克代替他的意向。
  于是,工藤新一以R国银色子弹的光辉头衔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尚在B国某大学内任教的艾萨克,获取他所有的个人信息并学习了他所有的习惯之后,艾萨克在一个月光明朗的夜晚于一个行李箱内长眠,尸体与千里之外失火的大楼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银色子弹”以艾萨克的身份继续活跃在周围的人眼中。
  一个月前,工藤开始发现有人跟踪。
  一周前,他被人劫持。
  之后他在敌军重重把守的审讯室里欣赏了艾萨克父母发惊恐表情,舌尖在牙齿上滚过一遭,压下心底的兴奋,他在敌人黑黝黝的枪口之下“被迫”妥协,同意加入“H计划”并为此尽心尽力。
  敌军搜遍他全身,连钥匙上的小刀都未能幸免。
  战争的局势已经明了,B国一个国家不会是五国联盟的对手,前线已经失利,大量的氢弹是他们最后的机会。毁掉重水工厂,也就相当于奠定了战争胜利的基础。
  搜了身似乎不再有什么威胁,但搜身又有什么关系?他有的是办法炸毁那个小小的工厂。
  比如,不近视的他所戴的那副看似普通的黑框眼镜。
  
【02.】
  
  “还算有点胆子,至少,像个Alpha的样子。”军官面无表情地和同僚交谈,眼里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我以为加西亚先生的学生也会想他一样可靠又值得信任,但现在看来,帝国恐怕要被迫延迟计划的实施。”
  与他一样目光严肃正经过头的年轻Alpha军官望向实验室内冥思苦想完全沉浸在试剂实验中的艾萨克,开口的语调平板又僵硬。“助手们说,艾萨克非常专业,并且具有比加西亚更加充沛的精力。所以这次我不赞同你的想法,塞西尔,小心点虽然是好事,但并不代表我们需要提防一个细弱的Alpha。助手们报告说艾萨克改良了方法提高纯度——你或许从来不和那些助手小姐们沟通一下?”
  “得了吧,修斯,花花公子的能力我可不想学多少。即便是我们的人,那几位女Beta也不值得我完全信任。”塞西尔敬了一个军礼准备离开,“时间也差不多了,带那家伙去吃点东西,不然饿死了算谁的?”
  “把这差事交给我?你这混蛋,我才不想和一个缩手缩脚的Alpha共处一室——”
  很显然,塞西尔留给他的背影是一个直白的“没听见。”
  修斯懊恼地低咒一声,眼神也终于有了点波动。那点怒色在他转身时消失的一干二净,维持着古板的表情走进戒备森严的实验室,女助手们看见他都自觉地退后几步低着头做出一副乖顺的样子,他转眼冷冷地提醒埋头在各色试剂和设备里的人,“该吃饭了。”
  “没空!”艾萨克眼里跳动着兴奋而又焦虑的光,强压着因为过度激动而忍不住颤抖的手,往烧杯中滴入无色的液体。
  修斯挥手示意女助手们先离开去吃点东西,看着被关上的大门勾起恶意满满的微笑。
  “塞西尔嫌你弱气不像个Alpha——他大概是觉得你好闻又觉得荒唐不好意思说。”的确,A觉得一个A好闻实在是太荒谬。修斯努力去捕捉空气中微量的信息素分子,去分辨酸甜的梅子清香中不同寻常的一缕乙醇气息。
  “什么?”艾萨克仍旧专注于眼前连成一长串的化学仪器,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暗暗收紧了手。
  对方慢慢靠近,军靴敲在地上,一声一声如同踏在工藤的心脏。
  最后一句话几乎要让他沉不住气。
  “这没什么不对的,不是吗,伪装A的O先生?”
  修斯的下巴压在他肩上,从他脖颈间寻找着独属O的迷人香气。
  
【03.】
  
  “修斯上校!”工藤维持着恰到好处的惶急神情躲开“正经”闻名的上校,站在原地结结巴巴憋到脸红。军官缓缓直起上身,表情又如方才那般严肃认真。
  “伪装成A也是无奈之举,帝国不会让一个O参与技术工作……!”艾萨克几乎手足无措,被戳破秘密也难以维持A的从容,眼睛一湿,快要哭出来。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艾萨克先生。你要明白O伪装成A进入这里可能会引起多大的混乱。我如果不说出去,我就是知情不报的大罪,但现在这里需要你,明天我会把你交给塞西尔处置,他应该不会怎么处罚你,当然,这是战争还未结束。所以,你还是尽力将功补过,帝国也许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修斯看着他的眼神充斥着不满,转身离开不带一点犹豫。
  工藤压着嗓子挤出啜泣声,眼神一片凝重。
  诶呀,看来得速战速决一下。
  
  
  
  
  
  “报告!C区疑似发生小型爆炸!部分电路受损,E区断电!”
  “派人去修!赶紧启动备用电源!E区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塞西尔接到第一条报告的时候就陷入极度忙碌的状态,命令一条一条下达,盯着面前数个屏幕里唯一黑掉的一张,眉头紧锁目光阴狠。
  有老鼠溜进来了吗?还是只是巧合,毕竟这里的用电量这么巨大,也许……
  “修斯在哪里?”
  “报告!修斯上校去E区了!”
  “他胡闹!技术人员到C区了没?抢修电路,派人去保护艾萨克!”
  并不宽阔的通道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脚步声纷乱,如同巨大蚁穴里一次不小的骚动,工蚁们被简单的指令指使前往出现骚动的地区。明明应该是小小的故障问题,C区以前也有过断电的情况,明明不会是什么大问题,只是,E区黑掉的那块屏幕让塞西尔没来由的心慌——他总感觉这是暴风雨的前兆。
  针对性太强,或许是盟军间谍潜入。尽管早就做足了思想准备,但他还是不愿意面对这番事实。如果化解这次袭击,工厂也必须转移地点,而他如果守不住这里……
  那他恐怕要以死谢罪。
  
  
  
  
  时针拨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工藤在洗手间里张开嘴,伸手进去摸出一颗牙——那本来就虚浮地安在原本属于智齿的地方,仿真的材质让它看起来和一颗牙齿别无两样。
  然而它可不是什么假牙,里面的微型炸弹足以炸掉一个人的脑袋。那些电解水以制造重水的大型器材用这点炸药还起不了什么作用,这颗“牙”的终极使命是——做饵。
  半个小时的预订爆炸时间足够让他做很多事情。
  如他所料。炸弹制造了小小的骚动,那枚摄像头的红色小灯暗下去的瞬间,早就脱掉白色大褂的工藤来到电解池前,掀开防护盖,把自己的眼镜丢了进去。
  精密的内电路和适量的药品可以在通电的水和重水的混合物中制造出惊天动地的破坏——难道他会那么好心真的只是单纯去帮敌军提高重水的纯度?
  正是因为需要容纳这些五花八门的东西,他才不得不选择了笨重的黑框眼镜。
  这次的爆炸可不再是一颗牙型炸弹引起的那种小小骚动可以比拟,如果他跑的不够远,可能要和这些家伙一起化成飞灰。
  而那颗小炸弹的作用就是把守在工厂之外的士兵也引进去一部分,让他们在乱成一团的工厂里被爆炸包围。
  有谁会相信这次的袭击是一个人做的呢?届时会有多数人在工厂内搜寻根本不存在的第二人,他需要对付的那些就会少很多。
  尽管盘算的很好,但早上修斯的突然打扰让他临时改变计划的执行时间。艾萨克是真真正正的Alpha,但工藤新一不是,一个Omega依靠药物暂时伪装出的Alpha身份过不了多久就会暴露,当时他已经做好准备行动失败与修斯上校恶战一场,没想到对方不是发现他是假的艾萨克,只是发觉他是Omega而已——当然,如果真如修斯所说他要把自己交给塞西尔,那么自己就会要多死有多死。
  无计可施之下,他决定今晚行动。有点仓促,但是若是要劫一辆车离开这个荒镇,应该也不是问题。军官都有自己的配车,要在追兵不多的追逐战中逃出去应该也不是问题……
  电路很快就会修好,他得赶快……
  “看看,我逮到了谁?艾萨克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
  眼熟的灰色军装,眼熟的脸。
  “修斯上校!我是来看看仪器的……”
  工藤正欲出口的话堵在嗓子里,对方拔出配枪,保险打开,枪口闪着迫人的光。“敏感时期出现在敏感地点的不可信人员,是要接受盘查的。”
  “可是……算了,好吧。”他顺从地举起双手展示自己并没有威胁,一步一步地向出口走去。
  枪口随着他的走动缓缓移动。
  “修斯上校……”
  “怎么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随便开枪?”
  “给我合理的理由。”
  “其一,这里一点点的火花会激起想不到的麻烦,其二,我害怕这一枪打出去会把某个傻子脑子里的水震出来!”
  伴随着恢复工藤新一本来声音的语句,狠狠的侧踢就将上校先生手里的枪踢出老远,在地上打了几个转之后,稳稳当当滑进曲折蜿蜒的管道下方。
  “修斯”揉了揉被踢到因而有些发红的手腕,无所谓地耸耸肩又笑出来,“我该谢谢新一脚下留情吗?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本来不确定,但是就在刚才,我闻见味道了,好浓。我记得修斯可不是满身的红酒味——而且还是没醒好的劣质红酒。”
  “噗。”黑羽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长时间戴着面具让他有点不太舒服。“那我能怎么办,Alpha易感期真是非常需要一个可爱的Omega来平复一下呢。要不要帮我这个忙?”
  工藤靠近他,从他笔挺的军装里摸出另一把枪和弹夹,拿枪托砸了对方的脸。
  “你有命活着出去再说吧!”
  
【04.】
  
  “下一位,4869,请进。”
  一身正装的男子推门而入。
  主考官十指交叉手肘支在桌子上向他看过来,桌上是他的入校成绩。
  “非常优秀的成绩,算是这一届新生当中的佼佼者。不过这些东西在实战当中可用不到多少,4869,你知道身为间谍最重要的一项技能是什么吗?”
  “潜入?”
  “不对,是生存技能。如果我现在要杀你,你说说,你要怎么活着走出这个房间?”考官从抽屉里提出一把银色的手枪,语气平淡仿佛在与他谈论今天的天气。
  年轻的男子闭了眼。
  “进门旁边的书架上,第三层柜子左数第三个的绿色塑料桶里有把刀,不过太短我可能不能用;武士刀挂在我左手边的墙上,我要拿到它估计需要三秒以上,很显然不是一个最佳选项;绿植挡住的小格子里面可能有把枪,有没有子弹我倒是不敢确定,不过总要试试,这个鱼缸是个不错的掩体,争取到时间的话,我可以从你手里抢来这把枪,您大可试试。还有一件事——”
  “秘书先生,您中指上沾染的墨水还没有洗掉,旁边秘书办公桌上的钢笔一定要盖好笔帽收拾妥当,万宝路的钢笔还是很贵重的书写工具,如果可以,您可以把躲到侧门后面偷听的主考官先生请出来吗?他的动静太大了。”
  他听见一声轻笑,侧门的把手下压,白色的门打开,有人慢慢走出。
  “1412,黑羽快斗。请您原谅我的怠慢……”
  “4869,工藤新一。”
  
【05.】
  
  绕出放置巨大电解池的房间,黑羽带着他走了离开工厂的捷径——到处都有人在巡逻,他们尽力跑的同时还要尽量放轻步子防止在铁质的地面上敲出明显的响动。
  “你那眼镜大概还有多长时间会炸?”
  “如果不出差错,我们还有二十分钟有多远跑多远。”
  “塞西尔不傻,马上就有人追出来了……”
  “关于你为什么会消失五个月毫无音讯并且变成敌军的修斯上校这件事我们姑且以后再谈,现在我们得跑到离这里两公里以外确定我们不会被烤成灰烬。”
  “十分钟之内离开工厂,B国给修斯的配车就在外面。”
  有士兵架着枪匆匆跑过。
  落单的羊最容易成为被袭击的目标。
  消音器做不到无声无息,很快又会有人寻声而来。黑羽抽出那把步枪扫了一眼,“唔,AUG,不大顺手,你要?”
  “不要,这个体积太大不方便。”工藤首先从尸体上翻出所有手枪,配套的弹匣也一扫而光——对他而言手枪才是最趁手的,也许威力不如步枪——但他本来就从来不会尝试正面对抗。
  “砰!”子弹落在上方的墙上带起火花,工藤回头露出挑衅的笑,“喂,比比谁打中的多,就当是射击课程的复习?”
  “好啊。”话音落定,子弹出膛。
  
  
  
  “修斯上校疑似叛变。”
  塞西尔沉重地闭上眼,不愿去看视频中带着艾萨克伏击队友的修斯。
  “恐怕你错了……那可能……不是修斯。”
  R国谍报部门两张王牌,银弹4869和银隼1412,恐怕齐聚于此。二人都极其擅长易容变声,防不胜防。
  “不惜一切代价,击杀他们。”
  他有预感,虽然不知道哪里会有问题,但这两个人的出现意味着,这个地方保不住了。
  仿佛已经看见帝国战败的未来,他沉重地捂住脸,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低叹。
  
  
  
  
  戈壁滩上绽开一朵绚丽的烟花,热浪扭曲空气,带出划破空气的尖叫。
  
  
  
【06.】
  
  里昂伦斯来了一对极其吸睛的年轻男人。
  “蒂雅婶婶早上好。”五官好看的惊人的男子揉着乱成一团的头发走出院门去取信箱里的早报,冲着外出买菜的蒂雅婶婶打了一个招呼。
  蒂雅看着他的乱发和苍蓝色的眼瞳,笑得温和可亲,“是快斗啊!新一还没有起床吗?”
  “昨天我们和朋友玩的晚了一点,累着了,不过我很快就会叫他起床。”黑羽眯着眼笑得讨喜,“我好像闻到香味了,今天蒂雅婶婶有什么新的花样吗?”
  “真是狗鼻子!中午叫上新一一起来我家尝尝我新烤的姜饼人吧!”
  “真是太感谢了~”
  
  
  
  进了客厅就看见他家的Omega已经收拾妥当坐在沙发上喝他万年不变的冰咖啡,见他进来淡淡地开口,“我听见你又在骗好心大婶的小糕点——不惭愧?”
  “靠几句话就能吃到的小甜饼我为什么不要?蒂雅婶婶喜欢乖一点的孩子,难道我不够乖?”
  工藤想了想对方射击的准头和拼刀子时的狠劲,选择性沉默。
  明明他还要比黑羽大一个月的年龄,在编号上黑羽却是1打头,虽然也有入学时间不同的原因在里面,但也已经能说明他的凶残程度。乖?那恐怕完全和他不沾边。
  好像闻到了什么味道……
  “黑羽???”
  “啊呀这能怪我?上次本来已经到易感期你说不行时间不对我就吃了药延迟了一下,现在……算时间正好。”
  “……我才刚起我还不想又重新躺回床上去。”
  “天呐新一,我都五个月没碰过你了,难道现在还不行?投诉你虐待Alpha!”
  工藤硬生生忍住把杯子砸到对方头上的冲动,黑羽刚刚放出来的信息素绝对有故意的成分在里面,明明知道他受不起一点刺激还非要试探一下,这下可好,吃了五个月抑制剂的身体根本受不起Alpha恶意满满的撩拨,瞬间就起了反应释放出求欢的信号。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现在是在逃、亡、的、路、上?”
  “这和我的易感期到来有什么冲突吗?”装作毫不知情的无辜模样。
  “……”工藤被噎住不知如何接话,论装傻功力的确没人比得过黑羽先生本尊。他把最后一口咖啡喝完,叼了一片吐司往卧室方向走,“先让我吃点东西。”
  黑羽从善如流地跟上,“好~”
  
  
  受过特殊训练的Omega……可能就这么点不好。
  曾经训练忍耐力的时候,他给工藤加了自己当初训练的药物剂量。神经药物打进身体,工藤的脸都白的没有血色,汗水凝成大颗大颗往下砸,他手底下扶着的皮质扶手都被生生抠出五个指印,但自始至终哪怕疼到休克都没能让工藤叫出一声。
  黑羽当时赞叹工藤的毅力,现在却叫苦不迭。
  忍耐的技能都是满分,这直接导致他成为史上第一个没听过自己Omega煽情低吟的可怜Alpha。
  黑羽低下头去吻对方暴露出来的腺体,在工藤的脖颈处寻找那股醉人的梅子清香和发酵之后酒的醇香。工藤的信息素很淡,不到发情期根本闻不清楚,酸甜的梅子酒,淡而不寡,真是让他喜欢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沉这腰进得更深,在对方颤抖发红发耳边低语。
  “别忍着,这又不是酷刑,用得着忍?好歹……给我点动力?”
  食指与中指摸索到对方紧闭的唇瓣,探进去撬开牙关模拟交合的动作,逮着舌尖肆意戏弄。
  工藤想咬下去又舍不得,被堵着嘴兴风作浪,最后颤巍巍地挤出一声哭腔,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最后终于不再忍耐。
  黑羽先生终于如愿以偿。
  
  
  
  “听说了吗,B国几乎全线战败!可能再过不久战争就要结束啦! ”
  黑羽拉着他家Omega出门觅食刚刚回来,天边的太阳还没完全落下,蒙了层深蓝色纱布一样的天空点缀着几颗不怎么亮的星星,晚风温柔的要命,追随着亲吻两个人紧扣的双手。
  听见居民们兴奋的交谈,他们相视一笑。
  不久前他们经历一番混战成功逃出生天,塞西尔上将和他的精锐部下全部被爆炸送去向上帝问好,可能不巧的是,塞西尔死之前把银弹和银隼潜入的消息送回了B国总部,B国谍报部门现在开始追杀他们,R国方面听到风声立刻给他俩放了长假,让他们有多远跑多远,尽量保证活命就好。
  所以他们现在用着国家拨的款,周游未被战火波及的国家,静待失去重水供应无法制造氢弹的B国战败的消息传达。当然,度假的同时他们还要应付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他们站在房门前,看着原本夹在门缝之间现在却落在地上的头发,同时将手伸进外套内摸出枪支。
  “有客人来了,也不和主人打声招呼。”
  “继续比,今天要是谁受了伤,谁就答应对方一件事。”工藤站的随意,身体却已经紧绷。
  “我喜欢。”黑羽笑着应了声,钥匙转动,房门打开。
  “蒂雅婶婶已经睡了,我们要小声一点。”
  “啰嗦。”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聊着天踏进家门,门在黑羽身后关上,门内门外被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不请自来的客人们,死神来咯。”
  
  
  
  
  
  【陪你一路笑着逃亡】
  
  
  
  
  FIN
  
  
  
  
  
  
  哈哈哈哈哈哈完了
  时间紧迫,短打一发,情节跳跃,相当于段子的合集。
  雀子生日快乐,比心
  有时间再细化一下文字。
  文章中炸重水制造工厂的事是史实,好像是二战期间英国间谍炸了德国的工厂来着,也确实是一个被极力掩饰的不起眼小工厂,不过怎么炸的是我瞎编的【x】就别管了,不要深究

评论(2)
热度(480)
  1. 八雲麻雀子八雲麻雀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傻雀正在发神经

© 八雲麻雀子 / Powered by LOFTER